当前位置:主页 > 军事 >


100年后,《乱世佳人》因种族歧视,被美国人下

来源:网络整理 点击次数: 发布时间:2018-02-09 13:40

了解全球局势,世界趣闻,微信关注一个就够了:世界说(ID:globusnews)

写在前面  事物在不同的语境呈现不同的意义。弗吉尼亚的游行,进一步刺激了观念与政治的关联,能够用来清算的素材原本就是现成的。这个根子往前倒自然是特朗普的当选。也因此,只要总统还在台上,分歧还会延续、演化。左右派鸡同鸭讲的批评、反思还会继续。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我们不得而知。只是从个人说,我还是支持让《飘》继续放下去。因为所谓的“破四旧”,往往意味着政治偏好压倒其他一切评价标准。如果真有人像文中所提的假说,播放明显歧视华人的傅满洲电影,我也挺想看的。大不了,我们去放《战狼2》或者《鸦片战争》好了。


1918年春天,佐治亚州亚特兰大,梅·米切尔在为自己女儿玛格丽特的教育问题发愁。


玛格丽特在亚特兰大念了最好的女子高中,可是大学呢,大学该怎么办。米切尔家不缺钱,但是南方缺女子大学。梅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和同龄的男孩一样,接受美国最好的、最完整的教育,就像她哥哥一样,去哈佛。没有办法,梅决定送玛格丽特去北方。

△  《飘》(电影版又译《乱世佳人》)剧照

1918年,内战已经结束半个世纪了,可是北方仍是异乡。当玛格丽特·米切尔坐了五天火车来到麻省的史密斯学院时,她发现与她同坐在一个教室里的,居然有黑人。这在她的老家是不可想象的。种族区隔的法律支配着梅森·迪克森线(注:宾夕法尼亚州与马里兰州的分界线,内战期间成为自由州与蓄奴州的界线)以南的大地,“隔离但平等”的原则将种族之间的不平等隔离到了你看不到的地方,玛格丽特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。


高中的时候她编排过种族主义者创作的话剧,在那个作者的世界里,三K党是骏马上神采英拔的护国勇士。在米切尔家的家宴上,南部邦联一直在打胜仗,以至于玛格丽特七八岁时才意识到,原来战争三四十年前就打完了,至于故事的结局,没有人提。在玛格丽特的世界里,那些为“国”捐躯的亲人们,是书架上不倒的相框,是她流淌的血液。在玛格丽特的世界里,和黑人坐在一起上课,是违背自然的。


这些对世界和过去的想象,最终都融进了《飘》的字里行间。玛格丽特·米切尔笔下的南方,其乐融融,恬淡静好。钟鸣鼎食之家的舞会上,人人彬彬有礼,即便含情,也浓而不烈。在粗蛮的洋基佬入侵之前,亚特兰大连一个郝思嘉的闹腾都承受不得。白人们谈着高档的恋爱,黑人们帮着白人们谈高档恋爱。在米切尔的笔下,黑人没有单独存在的价值,他们要么舍不得离开白人,要么离开白人就一事无成,要么离开白人之后心心念念要回来。在1939年版的电影里,这些黑人配角往往没有给观众一个交待就从故事里消失了。

△ 1939年纽约剧院外排队等候入场观看《乱世佳人》的观众

所以批评《飘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

近日,田纳西州孟菲斯的Orpheum影院在播放了三十四年《飘》(电影版又译《乱世佳人》)之后,终于将其下架,保守派美国人和不明所以的许多中间派气得跳脚,以为政治正确的狂潮要将一切“牛鬼蛇神”都扑死了。


这些人可能忘了,早在《飘》公映之初,就是一直挨黑人骂的。有什么可意外的呢,奴隶制的残忍几乎只字未提,三K党虽被隐去名字,可还是英雄。谁都不想在电影里被代表,更何况代表黑人的是怯懦、狡狯、愚忠、迟钝。如果旧金山有家影院至今还在日日放映陈查理和傅满洲,想必如你如我也是要生气的。你大概要问我陈查理和傅满洲是谁,你看,这就是差别了,丑化中国人的银幕角色早已沦为历史沉渣,如今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以票房为要挟往《变形金刚》里强制植入李冰冰和各种牛奶,而黑人的丑态却这样播放了三十四年,这确实不公平。

△  孟菲斯黑人人口占多数


可是《飘》的成功,也并非是建立在丑化黑人之上的

上一篇:重温《乱世佳人》:纪念玛格丽特·米切尔逝世   下一篇:郭珍霓赶拍《隐形将军》 演绎谍战乱世佳人(图